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电视剧
都市
内地
搞笑
喜剧

喜剧

当前位置:北京pk10官网 > 喜剧 >

【专访】马丽:女汉子是一种喜剧表演方式 我不

编辑:卢本伟2018/12/29 16:38

  《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这两部合计超过35亿票房的喜剧影片,让马丽“喜剧人”的形象深深印在观众的脑海中。加上她在多部喜剧综艺上的发挥,女汉子、大大咧咧、彪悍,都成为她身上的标签,就连2018年4月她和男友登记结婚,照片中的她也是以短发、套头衫的中性打扮出现。

  没有出人意料,在新片《来电狂响》中,马丽再次以短发干练的形象示人。在这部影片中,她所饰演的韩笑是一名职业女性,高龄剩女,位列公司高管,中性打扮的同时做事雷厉风行。但她不再乐乐呵呵,是一名压力极大的抑郁症患者。

  在故事当中,韩笑是7位主角里唯一一名目前还是单身的人,也是唯一一名在一开始就曾走台做傻事的人。就连在这个老同学当中,她的身份也是相对格格不入。

  韩笑其实是《来电狂响》中的原创角色,替代了原本《完美陌生人》故事中大学老师佩普一角。佩普被学校辞退、是同性恋的隐藏身份,被替换成了被家人逼相亲、被的韩笑。这一改变,或许是导演编剧考虑到,职业女性在社会中所遭受的种种问题,更加容易获得中国当下广大观众所接受。至于原版中的同性恋情节,则被非常隐晦地放在他们楼下举办的婚礼上。

  《来电狂响》虽然是一部喜剧,但在片中马丽饰演韩笑时,几乎完全没有用之前的大银幕作品中的喜剧表现手法,甚至几乎没有承担任何搞笑的功能。从一开始的帅气,到后来一切尽在掌握般地帮助好友隐瞒秘密,到最后自己被的隐情一步步被公开,她用自己所赞成的一个游戏方式,一步步“”揭露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马丽不再搞笑的表演,展现出韩笑的层次,从一开始的到一步步的失控,乃至敢于面对差点将自己逼至跳楼的,最终获赎。

  马丽并没有将自己框在“女性喜剧人”之中,她认为自己是一名拥有很多不同可能性的演员,“也可以去演正剧甚至文艺片”。虽然在过去,她也因为自己总是进行喜剧表演而在生活中经历一些不太符合自己预期的“喜爱”,比如非要听她的标志性笑声,或者有时候会被他人忽略她作为女性内心的细腻,但如今这些已经成为过去,“是心态的问题,你整理好你自己的思和心态,心态好之后,你就不会受到这些困扰。”

  韩笑只是她打开不同戏的尝试之一。在《来电狂响》之后,她很快投入了新片《东北虎》的拍摄。这是一部由耿军导演的作者电影,跟她搭戏的是2018年在三部电影中都有着卓越表现的章宇。她不仅突破了自己过去的喜剧形象,在片中还将留着齐肩长发饰演一名孕妇。在她看来,就算她是一名以喜剧出名的演员,也是有能力、有实力将不同的角色诠释出来,“好像在很多人的心中,喜剧演员只能跟喜剧演员搭,文艺片的导演只能用文艺片的演员,这是特别俗套的一种想法,特别单一。”

  界面娱乐:你是从什么时候接触到《来电狂响》的?刚看到剧本是什么样的感觉?

  马丽:大概是在4、5月份的时候他们找到我,希望我能参与。看了剧本之后我觉得特别有共鸣,这一定是话题性的影片。我选择的韩笑,可以作为女性的代表。她是一名职业女性,女白领,又是一个大龄剩女,还有抑郁症,又有被性侵的一段经历。如果能够通过这一角色替女性发声的话,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喜剧

  马丽:那倒没有。我是在《来电狂响》快拍完的时候才看的,因为大家都在讨论区别是什么,风格不一样的地方有哪些,这个时候我才去看了一下原版的电影,我就知道是意大利的、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马丽:好奇,但我怕我看完之后,有一个固化的印象在里面。不管是对故事还是对角色的演绎,我都觉得怕受影响,所以还是不太会去看原版。

  后来我看了之后,觉得《来电狂响》更适合我们中国的市场,这个版本是用一种喜剧的形式,来诠释了现在所谓人性、亲情、友情、爱情的故事。

  界面娱乐:整部戏按照时间顺序拍下来,在排练中你们演员也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现在我们看到的韩笑跟一开始有了什么样的不同?

  马丽:我跟你讲,到现在我还没有看过最终版,但是我听说剪掉了很多戏份。当然我作为演员,戏剪掉没关系,因为事实要义大局为重。我是希望,不知道最后呈现出来的这个角色能不能立得住,然后够不够饱满,观众能不能真正的走入到这个角色或者整个故事本身。现在我还是未知。今天晚上(首映式)我还要跑厅,可能也看不到。基本属于上映以后自己家支持一下票房、支持一下自己。

  我觉得口碑很重要,今天有30场的话,所有的观众看完,不管是业内的还是普通观众,看完后一定会有口碑出来,我相信那个是最的。

  我们整个主创团队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和心血,就是希望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喜欢。我不求所有人都满意,但是如果能交一份满意的答卷的话,我心里面还是挺开心的。票房真的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观众看完之后,我们大家会有一个讨论的话题或者大家会很有共鸣,我觉得这就够了。

  马丽:前期要做一些工作,不管整个故事中跟每个人的故事线,包括自己的这一块,比如这个人物她本身是抑郁症患者。

  界面娱乐:而且虽然是喜剧片,你在片中的角色却并没有什么喜剧表演的成分在,接这个角色的时候是想做出一种转变吗?

  马丽:我就没有演出喜剧(感)吧。我其实从没想过转变,只是这样的一个剧本,这样的一个角色。韩笑不是马冬梅也不是马小,是一名职业女性,她有她的性格、故事、背景、情感,所以我不可能用以往的那种其他角色上套用的东西来套这儿来。

  作为一名专业的演员,在每一次塑造角色的时候,都是角色本身,而不是马丽或者曾经扮演过的其他人,应该和其他角色都不一样,才是对的。

  界面娱乐:通过韩笑,是不是能让大家看到你表演上的更多可能性?期待未来有更多不同的角色找到你吗?

  马丽:有些人会,我相信会。我不期待,因为我发现,我期待的时候当达不到的时候会很失落,而且我觉得我坐的也没有那么好,还需要更加的努力。

  界面娱乐:从《夏洛特烦恼》被大家在大银幕上熟悉开始,很多观众都会把你打上喜剧演员的标签,会希望通过韩笑这一角色让大家看到你非喜剧的另一面吗?

  马丽:我觉得看每个人怎么去看,像以前喜欢我的观众和粉丝们,他们知道虽然马丽在演喜剧,但我会有很多的可能性,也可以去演正剧甚至文艺片,只是还没有这样的机会而已。现在有了机会,观众能看到,喜欢我认可我的人也会接受。我相信如果一部戏接受不了,两部、三部,越来越多的作品出来,他应该会慢慢地接受。

  界面娱乐:《来电狂响》中的韩笑还是一名职业女性,你在为了演好这一角色课时,怎么看待职业女性的现状?

  马丽:我觉得女性其实挺不容易的,是需要和关爱的。以前女性都是属于在家里相夫教子的,现在你要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又要去赚钱养家,还要顾老顾小。有很多像我们这一代都是家里一个孩子,我们就等于要照顾双方的父母、父母的父母,我们的压力也很大。

  不管是男人女人,我觉得现在社会压力常大的,生活压力也很大。职业女性就更是了,包括在工作中遇到很多困难,甚至会有一些情感上的问题,所以片中韩笑才会得抑郁症。我觉得需要一些健康的疏导,有了健康的心理,才会有更好的方向和未来。

  界面娱乐:在过去的作品中,包括这部,你在大银幕上的形象都是比较(马丽:彪悍),这算是你的主动选择吗?希望代表这一类女性表达什么吗?

  马丽:我作为一个演员本身,作为一名女演员,是希望塑造不同类型的女性角色的,我可以替不同的女性发声,甚至是可以去做很多女性生活中完成不了,但是可以在戏里完成的一些心愿,比如马小的灵魂互换,我觉得这个非常嗨,虽然很夸张,但是可能很多人,不管男女都有想过,如果自己是别人的话,如果我换一种活法的话。包括《夏洛特烦恼》里面的马冬梅也一样的,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每个人活着的意义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的职业是演员,可以通过扮演角色这样的机会去尝试不同的人生。

  界面娱乐:在4月11日,也差不多是你接到《来电狂响》的前后,你晒出了结婚证,走入婚姻,对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

  马丽:当然有变化,现在我已经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了,我也有家庭和老公。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是状态是我特别喜欢的,我很安逸,很有安全感,我可以全心全意在事业上去拼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我觉得挺好的。

  界面娱乐:之前在采访中听你说过,其实自己真实生活中没那么彪悍,也挺小女人的,为什么总会在大银幕上塑造那种彪悍的感觉?

  马丽:小女人的东西,好像每个女生都有,但是作为演员,你又是一个被观众认可的喜剧女演员,就是因为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做到了,你跟别人不一样,所以你很特别。所谓的彪悍女汉子,这是一种喜剧塑造的表演方式,我没有去恶搞,是很认真地在塑造角色,所以这种表演对我来说是一种特色,而不是说她是怎么只靠外在的肢体、特别表面化的一些东西,也可以常走心的人物。

  界面娱乐:这好像是观众对喜剧女演员的一种普遍认识,就连生活中也觉得可能是那样大大咧咧的,这会给你带来困扰吗?

  马丽:会,以前演喜剧的时候,我跟何老师(何炅)演的小品里有一个笑声,从那开始,只要见到我的人,不管在什么场合,就让我笑一个。其实因为他喜欢我嘛,我能理解,但是作为我本人的话,是痛并快乐着。你不知道这个改怎么拿捏尺度,如果你不笑的话,人家会觉得你什么意思,你装什么装,但是你笑的话,我真的觉得很尴尬,我又不是机器说来就来,反正很复杂这种感觉。这也是心态的问题,你整理好你自己的思和心态,心态好之后,你就不会受到这些困扰。

  界面娱乐:现在你也正在拍一部文艺片《东北虎》,在很多人看来你跟导演耿军以及演员章宇合作仿佛打破了次元壁,你自己是什么感受?

  马丽:我的戏份其实拍完了,他们还在拍摄,因为我的戏份并不多,但这次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对观众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视觉冲击,而且这种观众是一定会接受的。

  

喜剧

  好像在很多人的心中,喜剧演员只能跟喜剧演员搭,文艺片的导演只能用文艺片的演员,这是特别俗套的一种想法,特别单一。我很耿军导演,就是他会找到我。因为他不是、普通人,我跟他合作之后,我心目中真的很敬佩他。拍文艺片很辛苦非常不容易,导演那么认真、那么用心去创作电影。我真的希望观众可以多支持一下文艺片,文艺片需要大家的支持,文艺片工作者也需要大家的关爱。